阿夸夸-chihato

想做个勇敢又美好的姑娘

你好,麦子。

星座说,最近容易记忆旧人旧伤。

我不知道有没有关系,但我最近经常想起你。

 

嗯,有些悲伤,但不是那种爱的伤。很难表达,在一起10年,分开也没有多久,算上来法国到现在,也不过1年的时间,可是人和人很奇怪,曾经那么好,什么话都能说,如今,不会想到和你说,也不会想和你说。有些话,曾对你说过,只对你说过,而以后很多话题也不会和人说起,好比我左腿的膝盖之类的,大抵是这样,所以觉得有些悲伤。

 

人说,不想和你在一起的理由有千万个,可是想和你在一起的理由只有一个。我们分开,其实说不上什么牺牲奉献,那些都是虚的,只是想和你在一起的理由不充分罢了。

 

你是我生命里很重要的一部分,曾是。也正因为这样,没有你给的那些好的坏的,我不可能是现在的我,在我和你的10年里,我成长成熟了很多很多,学会接受,学会包容,学会承担,当然你也是。

 

我打心底希望你和那姑娘也过的好好的,开心幸福。有时候,我在想有一天,我们在街上遇见,会怎样,可是想象不出来呀,我快忘记你的脸了,我也从来不会和你拍什么照,也不喜欢拍。以前,很多朋友问我,是不是和还你在一起,因为我从来从来不曾提起过,好像你存在另外一个世界。嗯,我想,大概就和最初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想的一样,我们其实和不来,有时候,好像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的存在一样。对家里人也是,遮遮掩掩的4年后,我才和我妈说你的存在,我其实只是自私的不想曝光,以免日后晒伤疤。可即使我看到结果,但我还是愿意一试。

 

我以前不觉得,但现在我是个勇敢的人。

为什么?

因为哪怕哭过伤过痛过,我也恋爱了,要恋爱了。

 

他会去我读我在读的书,看我看过的电影,在早上5点和我说早安工作顺利,在晚上11点和我说晚安我很想你。他留着胡子,没有1米8几的个子,永远也不会穿zegna的西服和5千块的鞋子,开着一辆小破车,是个很有耐心的人,他说我笑起来特别好看,他和我在一起会很紧张。所以,他和你不一样。

 

但我想我会和他在一起的,简简单单安安静静的两个人,这是我在找的,也是我想要的。他会和我一起在院子里种菜,我有事,他会请假开5小时的车来接我,他会和我说心底的话,和我一起旅行无论刮风下雨,他不会在中午就忘记我给他做的早饭。我想,他会是个好爸爸。

 

有时候,我们两天对不上时间说话,我给他手机留言,他第三天才会回复我。我突然想,唉,他是不是认识别的姑娘了,所以不和我说话了。转念,什么呀,他又不是你,他工作忙,但不会骗我。下午他就会给我写:我想你,给不给你写信留言,我都想你。

 

“唉,Claude,今天我在钩针的时候想啊,冬天,你在壁炉旁边看书,我在一旁做手工,外面下着雪,安安静静的,我们也安安静静的,但和谐的要命,你说好不好。”

“我们不会安安静静的,炉子里木头燃烧的声音,你钩针毛线摩擦的声音,我翻书的声音,还有外面下雪的声音。”

 

嗯,我想,我要恋爱了,和那个让我对未来有幻想的人。

虽然还没有开始,虽然认识只有3个月,虽然只见过1次面,连手指长什么样都不曾好好看过,也许我们不会在一起一辈子,也许会是一辈子,无论如何,我们大概要恋爱了。


It's so sad. 


是的,有些悲伤,因为真的我将彻底把你留在我的生命外了,那些伤痛快乐,我都会慢慢忘记。我想,你也是的。希望你快乐,找到你想要的。别在浪费你的生命在酒吧里灌酒了,也别继续过着那些虚荣无力的日子了,给那个在你身边的人温暖吧。

 

不是谎话,离开你之后,但我很好,真的很好,大家都说我变好看了,我再也不会一个人在两个人的夜里不出声的哭泣。

再见,麦子。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20 )
 

© 阿夸夸-chihato | Powered by LOFTER